西 藏

西藏自治区,简称为“西藏”。 “西藏”在清朝正式得名,唐宋两朝称为“吐蕃”,明朝称之为“乌思藏”,清初称之为“卫藏”,后正式定名为“西藏”。



老家具里的“宝贝”

自从搬了家,家里更换了新的家具后我就再也没注意过放在地下室里的那些老家具了。这些老家具,他们静静的立在地下室,仿佛默默地诉说着那段虽然并不富有但包含了我所有童年的记忆的美好时光。

家里的老家具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打造的,只知道当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那儿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家住小城市的我们不算富裕,所以家里的家具更多注重的是使用、耐用,至于美观父母则没有太多要求。当时已经有些人家开始效仿国外,把自己家的家具打造成低矮,能够组合的白色家具。而我父母的选择,则依然沿袭了中国传统家具的样式与颜色。

家里最高大的家具应该是那个大立柜了。因为父母经常会把一些糖果放在立柜顶端,不管我怎么爬,都不会够得到的。这个大立柜和其他家具一样使用的是棕红色油漆。高约2米左右,宽1.2米左右。和普通大立柜一样它又两扇门,并且门上带一个小锁。立柜门打开后,右侧的空间可以用来挂衣服,所以显得很大。记得小时候和外婆玩捉迷藏,我经常躲到这里面。立柜的左半边则完全和右边不同,它被隔板上下分成四五个可以放衣服的格挡,并且在其中的一个格挡里还设有一个小抽屉。当时父母可能把钱放在这里面。

在我们家最漂亮的家具应该是高低柜了,它的样式则是一个高柜子与一个低矮的柜子的组合。虽然同样是棕红色的颜色,但是在这个柜子上工匠们使用了一些装饰,比如高柜子的柜门上嵌入了一大块玻璃,在玻璃的下端画着一对憨态可掬正在吃竹子中大熊猫。柜门打开后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储物空间。在矮立柜的打造中工匠们也使用了可以左右闭合玻璃门档,玻璃使用的是半透明的玻璃材质,在玻璃上还有一串串用玻璃制作的葡萄作为装饰。玻璃门档后面被父母用来放一些杯子和水壶。在其下方还有两个抽屉,也可以用来放一些琐碎的东西。在当时,有些人们家里已经开始有电视了,我们家的电视就放在高低柜矮柜子的上面。当时这个高低柜也充当着电视柜的作用。

“写字台”。这个名字一定是新名词,也许是从改革开放后才传入中国。家里的写字台很像是一个老式的办公桌,样式简洁大方。写字台两边各有一个柜子,当时被用来放一些我学过的书籍,写字台中间设有一个抽屉,我当时我赋予这个抽屉更多用途。打开抽屉看到的是那几个歪歪扭扭的字,还有用小刀刻地名字,总之那时候的我学习时总爱写写刻刻地,为了不让父母发现,所以抽屉成了我当时最重要的创作“源地”。在这个“源地”里记载着我儿时的喜好,比如喜欢什么卡通人物,憎恨哪位严厉不爱笑的老师。这些我都会画或者刻在这个抽屉里。

家里的八仙桌一定算是年代最古老的了,据说是外婆年轻时就用了。这个八仙桌的颜色和别的家具颜色不同,它的颜色则是木头的本色,没有经过任何油漆的处理。桌子呈四方形,在每一个桌边下方都有可有镂空的云纹。桌子最特别之处是整个接口处都没有用一颗螺丝,桌子的打造侧完全采用了中国古老制作家具的技术,每一部分的拼接都采用的是榫卯结合,虽然年代已久远但是如今任然很结实。记得小时候一家人会在这张桌子上吃饭,喝茶,打麻将。

看到了这些老家具,仿佛看到了我的童年,他们让我回忆起那段最珍贵最美好的记忆。在现在这样的快生活节奏下,这些美好的回忆无非成为了我最值得珍惜的宝贝。